仙剑奇侠传 > 仙剑攻略秘籍 > 《仙剑奇侠传5》日记

《仙剑奇侠传5》日记

14-03-02 我要评论 来源:网络

  一

  我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仙剑,同是阔别已久的星星君对我说:“你还是去玩一下仙五罢,虽然剧情很无聊,迷宫更无聊,但是里面的小游戏大抵还是不错的。”。我只是笑,不大能够理解没有剧情只有小游戏的RPG是怎么样的,然而过不了几日他就把激活码寄过来了。

  首发既然过去了月余,安装游戏时,补丁的气息越发明媚起来,网速从飘萍的网络上吃力的拖着数据,延续到恒古。从安装好打开的窗口一看,远近漂浮的全是光的影子,洋溢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气氛。我的心禁不住激动起来:啊!这不是我十多年来时时记得的仙剑?

  我所记得的仙剑全不如此,虽然大致是冒着傻气的男主角常年与山猪啊、蜜蜂啊、狐狸啊、小鸟较着劲,但开头动画就看得人晕头转向的依旧是不多的。于是我自己解释说:仙剑本也如此,——虽然没有进步,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垃圾,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回来,本就是全然的无聊。

  但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锁定视角,2D的画面虽然也锁定,所幸他并不会转,但这次他不但总以诡异的角度变换着视觉,而且变换角度的速度还远远快于跑步的速度。我努力适应着这种模式,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当我晕头晕脑的看着一个彪悍的山贼貌似娇羞的对男主角说:“为什么山贼就不能叫小花,我就是山贼小花。”的时候,我的头又开始晕了。

  我晕得有理。

  二

  今天空调依然开得很足,我颤抖着从单位回家,颤抖着打开电脑,颤抖着点开游戏,颤抖着思考:是不是要继续体验三伏天的另一种寒冷。

  我终于邂逅传说中的“温柔女主角”了,仙剑的女主角的着装像一部服装演变史,一开始他们都穿着同样长短的下装罢,但其后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位女主角的裙子越来越长越来越长,一位女主角的裤子越来越短越来越短,当仙四的时候梦璃的裙子总算到了脚跟,而菱纱也穿上了热裤。我原以为这种演变到头了,而仙五则给了我惊喜,原来比热裤更短的还有比基尼,而比齐踝的长裙更长的还有扫帚裙。

  游戏常常为宅人设计,以并不幽默的冷梗,来隔离出一个空间,仅使留下黑色的生冷和微妙的传言。在这黑色的生冷和微妙的传言中,继续做着没有逻辑的梦,然后仿佛这种白日梦也变成了梦想。所以当温柔的女主角带着琴声的笛音响彻行云,男主角让茫然的我非得从一如既往的背景音乐里听出“蛐蛐、虫子”的叫声时,我已经处变不惊了。

  但是,我还有话说。

  为什么,当女主角被救到男主角的床上然后跟着男主角去打猴子并且吹了一首笛子曲然后回到山寨大厅最后直接从大厅回家之后,会在男主角的床上发现属于女主角的笛子呢?谁能告诉我,这只诡异的笛子到底是怎么,或者说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我想,这就是所谓命运的邂逅了罢,而命运,大抵都是没有逻辑的。

  三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先忍受,才能评说。

  在网上看人设的时候,有长着日漫般妩媚大眼的,有穿着网游极品装备翩翩而来的,有如言情小说封面一般温柔似水的,有杨柳青画社那种民俗出国粹风骨的,有戴个呼啦圈就以为别人不知道他是跳劲舞的,当然更有打个耳钉就直接堂而皇之的从仙四走来继续当主角的。我早该知道这其实就是一出穿越剧,但是他们却更彻底些。短短一个小时,我就已经历了平凡的小镇、夸张的豪宅、诡异的密室、不似人间的鲜亮草地、阴森的地洞、虚幻的异次元、魔幻的传说中的结界交界处。风格之跳跃,色彩之变化,有如波普跳跃,于我却并没有什么过渡。

  想起来,我也只有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主角淡定的穿越过一个一个场景罢了。然而,他对这种境地犹不知足,还在对着天空大声喊着:教我站在剑上飞行这一招吧!

  acfun常说,卖萌是可耻的。可是我没有预料到,他们的萌点可以这么没有下限。当镜花姑横空出世般恒立于我眼前时,我见证了开发组对如花品味的热衷与偏好,360°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特写,连女主角也没有的待遇。

  我并不厌恶样貌偏离大众审美观2.58个标准差之外的人,亦不歧视精神状态或多或少有那么一些猎奇的人,然而,以此作为卖点,终究是让人无法忍受。

  恶俗,已使我目不忍视了,卖傻,犹使我耳不忍闻。在这个突破了希望与下限的年代,我明白凤姐所以走红到乃至顺利拿到绿卡的缘由了。

  我不知道睡着了会不会被镜花姑、孙奶娘之类惊醒。

  我更睡不着了……

  四

  单位上不能玩游戏,我点开仙剑吧,企图从语焉不详的标题里寻找一些不那么剧透又有些技术含量的帖子。

  这些帖子每个字我都认得,却总觉得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或者有着暗号一样的气息,或者透露出别样的心思。谁想说什么我全猜不出,况且他们一翻脸,便说别人是仙黑。我还记得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教人掐架,无论外媒记者说些什么,先说别人“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吧?不要这样too naive too simple ” 。事实证明,下定义的掐架方法果然是不错的,我战战兢兢的附和着说,仙五果真是神作。何必管真相究竟是怎样,他们不过是要一个口碑罢了,况且是要圈钱的时候。

  仙吧的帖子我一个一个的翻来,歪歪斜斜的每个帖子都写着“十六年守候”、“国产良心”、“新的经典”的字样。我横竖无事,仔细看了半天,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整个贴吧都写着“坑爹”两个字!

  然而,无论是饱含愤懑对仙五痛心疾首的所谓仙黑,还是悲天悯人怀着对仙五舔犊情节的所谓仙粉,他们红着眼撕心裂肺叫喊着的,不过都是——

  “救救国产单机!”

  五

  今天打开游戏,发现又出补丁了。公告说,现在开放了自由视角,玩家可以在系统界面选择自动视角或是自由视角,语气是一派普度众生的慈悲。

  我原以为仙五会在DLC才放出自由视角,看来被这诡异的视角变换弄晕的人太多了。

  及至回到游戏,切换过视角,我方才知道这种想法原也是错的——

  从自由视角看到的那些粗糙的赶工痕迹就可以知道,锁定视角其实只是单纯的为了掩饰赶工痕迹罢了,绝对不可能是DLC的噱头。

  否则,我从正面走过去和NPC对话,何以视角就在按下空格的那一瞬间变成了背面呢。

  在开封城逛了一圈,被时而锁定视角时而自由视角的设定弄得心力交瘁。我默默的把视角改了回来,仿佛看见姚仙满脸慈祥苦口婆心的问我:“你是觉得锁定视角好呢还是锁定视角好呢还是锁定视角好呢?”

  六

  有人说,其实仙五才是真正的仙二,本来我不是很理解这种说法。

  当看到人物从门外进来都是有如神助般穿墙而过,我突然想起当年dos版的仙一里,月如的灵魂在梦中向李逍遥辞行,然后渐行渐远的一幕。时隔十六年,我又看到了渐现渐隐这种技术的出神入化的运用。

  百里屠苏,我以后再也不嘲笑你是中国rpg史上第一个挂掉的男主角了,至少你是中国RPG史上第一个正视门的存在的男主角,当年在翻云寨那彪悍的一脚踹门,虽然略显粗暴,比起仙五的进门方式,是多么的风情万种。

  门这种东西被无视到极致的典范是在开封,那时,一群人对着一间紧闭大门的民居严肃上演了整个戏码,据说,参与演出的对象还有门那边的床,以及床上从未现身的萧姑娘。而神医女一,就这样的淡定的从门上渐隐进去看病,再淡定的从门上渐现出来……

  我从未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仙五,打着“回归”“守候”这样大肆宣传的游戏,纵然跑着古老的引擎,不求技术上有惊人的表现,亦不勉强剧情能写尽一种心情。可是,至少得有那么一些诚意在其中罢?但这回却有几点出乎我的预料,一是场景竟然是如此之简陋,一是3D建模竟能如此之凶残,一是逻辑竟能如此之经不起推敲。NPC永远如复读机一样重复着那样几句话,蜀山的七圣,剧情之外你翻遍整个蜀山也找不到他们在哪。简陋而重复的人物建模,永远签注着一句“你觉得我畸形么?其实我还可以更畸形……”

  苟活者在简陋的游戏中,仍然看得见国产单机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打开修改器,默默的走完接下来的剧情。

  七

  我越来越跟不上仙五的思路了。

  剧情提示我说,去休息一下吧。我老老实实的回到住处,像以前所有的单机游戏默认的一样对着床按空格。可是它并没有丝毫的反应,我出去绕了一圈,找所有NPC对话完毕回来再企图躺上床,依旧没有丝毫反应。就在我濒临崩溃时,无意点了一下恢复点,剧情继续了……

  岂有此理!你家休息不睡床,睡恢复点啊!!而且,客房里到底是什么理由要出现恢复点这种诡异的东西!

  男一和男二分开以后,男一因为身份问题被押送到武林盟主处,在路上女一和男二就这么突兀的横空出世了。女一也就算了,毕竟是看着男一出事的,而男二自恋的说:“怎么我一走你就出事了,害本少爷千里迢迢从苗疆赶来救场。”。可是我不想知道你之前在哪,我更想知道远在苗疆的您是如何知道男一出事的啊!

  女一出题招亲,第三道题是让人听女一弹奏一曲,然后说出此曲的名字,可是这坑爹的曲子,居然是女一自己写的,只演奏给男一听过,名字还是男一取的。之后女一还娇羞的对男一说:你居然全部答出来了,真吓我一跳呢!

  我答不出来,这个世界就没人答得出来了!如此黑哨真的没有关系么?

  女主角问:为什么剑会自动飞过去。npc老神在在的回答:许是长剑通灵,与剑鞘久别重逢,一时……情难自禁。

  还有,李逍遥你能不能不要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的站着,这样真的看起来很像个瘸子,而且一点也不潇洒。

  还有,原来蜀山派的御剑术是大班教学,一群人像站军姿一样整整齐齐的踩在剑上一站就是两个小时的练出来的。并且,御剑术不单可以作长距离移动方法,平常走路也可以踩在剑上像滑板一样的滑行。主持个什么大会还可以免去搭台的麻烦,直接站在剑上,让大家都看得见。

  还有,青石玉书兄,你们下棋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只摆一个中国流布局在桌面上,然后每一子都往一个地方扔成不成。

  还有。。。。。。。

  有。。。。。。。

  。。。。。。。

  。。。。。。

  。。。。。

  。。。。

  。。。

  。。

  。

  八

  我在QQ上敲R君,痛苦的说……

  怎么办,槽点太多,数不过来了。

  她同情的看着我说:可怜的孩子。

  九

  我梦见我站在北软的企划室向姚仙请教如何打造一款游戏的方法。

  “不好做,实在是不好做。”姚仙满头大汗的在办公桌上敲打出一室的悲痛,说:“论人设,我们萌不过日漫,论3d,我们拼不过美国,论传统文化,甚至比不上台湾的木偶戏,也不能像网页游戏一样做些,老婆不在家,老公喜欢玩,的内容……”

  “我的卖点不是人设剧情,不是3d、技术,体现不出地道的传统文化,又不能让游戏还没发行就被***咔掉,那么,前辈,我的卖点在哪里呢?”

  “那么,你就得……卖腐……了,你得让男二对男一说些“我知道你还不能接受我,可是我不能勉强你”“我只要你不要再不理我了,这样我会很痛苦的”之类的话。”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好像是梦里,有人笑了,记不得是我还是姚仙,只依稀记得表情很猥琐。

  十

  玩了一天游戏,头晕沉沉,分不清是日是夜。

  李逍遥家的狗又叫起来了。